三枚的博客
朱峰
http://sanmei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雨不芬芳还有阴

2017-04-06 08:48:44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574 次 | 评论 0 条

——(第2号)2017清明节记事






天气预报和着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的古韵,早在两三天前即便是到了昨晚,还在大做要下暴雨的大文章,这难免吓着相当贤孙孝子把上坟提前或延后。难道不是,历来这天车龙水马,如河口大桥,沙河大桥,徐家宗庙处向来堵车,上午八时许出来时就在忐忑或说有种思想准备,这三处一两个小时可过吧!然而,我们所过之处如入无人之境,一路顺利通过,是天助厚者还是预报“考虑”上坟人诚意不得而知。事实上我们几家也是有备而来,带足了雨具,也准备裹脚泥得点湿(实),甚至于安陆涛涛爸还带好了擦鞋布。显然,老天爷与预报员开了个大玩笑,今天早上十点许算是丧着脸滳了两滳,连地面灰尘来不及服贴后,雨纷纷就收场了。

没雨不等于放晴,当然也没见云霭纷飞,就是有点儿低沉的阴晴天。在河口大挢西头买好祭品后十点前我们全家回老家,其时冬冬及他爸妈已到家个把小时,将门上一把锁的屋子打扫干净后正在等我们,稍作喧寒后一块在后门台子上转了转,看着满地的银杏树落果说了几句慷慨,随后颂颂与冬冬聊车事去了,我邀老郑去北畈散散步,瞧见“孝武”种植的蔬菜青蒿长得青嫩,难免有沾光取景的冲动,于是,老“美女”又多了几张在故土的留痕。十-点接话,安陆涛涛家到家,我们遂返。涛涛及爸妈还有浩然悉数归来,一块屋前海阔天空,涛涛爸又给冬冬派活,树木要如此这般。趁机三位资深妯娌在门前还合了张影,很难得。再一会获悉望明家即归。于是,我们三家大部队向着先辈们在东畈的宫陵踏去。果然,我们将至还在路途,望明他们家有望明、军明、望明妈妈、东芝和康康驰车赴来,汇成家族力量给四位先人和一位长兄讲礼了。

十一点半祭祀。前几天朝明就说今年不动土,事实上去年整修过,所以不动就不动,今年的任务就是上香烧纸燃编,缅怀于心,行礼磕拜。当然,这些都是男劳力们的诚恐活,女尊们老远地监着,怕我们偷工减料,且敢!莫说朝字辈的亲力亲为,举止有板有眼,即便是新生代的康康,浩然也都一步一趋,敬香细心,行磕到位。一会功夫干完了私活,还有一大任务“公差”,就是到毗邻的宗族祖坟处祭祀和磕拜。这事我们早有心理准备,月前小红就来话,今年拟修祖上坟茔,望我们资助一下,这事我们只能说算是意思了意思。眼前祖坟修葺一新,添置了牌坊及四周维上了不锈钢护栏,牌坊上横批对联显目。可以想见,小红他们一定费了不少心,据说耗资比出资多,我们很感激。我们祭祀时朝明已到,礼毕稍问情况后分女士与先生两拨合影留念,并邀朝明一块来孝城,结束上午的祭典活动。

家族祭祀轮流坐庄,始于去年。去年冬冬爸作东,涛涛爸承办今年,酒席由茜茜操办,订在孝感城东董永大道一个叫1916的馆子,当然我们不熟,问几问到了,人齐后已是十二点许,随开席煮酒,大快朵颐。祭酒也是喜酒,更喜的是去年今天出生已满一周岁的的雨晨和她妈妈念珍也来了,庄重中自然和着种轻快,席间怎不兴高采烈,两瓶酒下去于朝明而言,算是意思了意思,于我和望明等而言,已是头重脚轻,也有滳酒未沾者,涛涛爸作东,所以还鼓动干一瓶,其实沒人应和,午餐就此告一段落。酒后“杀家麻雀”,老的与老的,少的与少的各自找到了些凝聚友谊,打发时间的游戏与乐趣。不大会功夫朝明告辞,我们再乐至六点许吃晚餐,圆满完成全天的活动,笑声中扬长而去。其实,谁说预报扯蛋,只是先人荫德庇佑,上坟那阵我们没淋着罢了。

清明有内容更是一种有号召力,有凝聚力,有影响力的形式,它让我们在无忘根本和出处的同时,为大家庭承先启后,新生代归祖认亲,促进亲情友情诸方面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,这对于生活在天南海北的现代社会青年人而言尤其重要,如茜茜调侃“若不借这机会在一块聚聚,兄弟打架还已为是外人呢!”望明提了明年扩坟和明年咱聚的问题。大家支持扩坟,明年要聚是必须的,尚还有时间斟酌。

落笔于鸡年清明节当夜12点之前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孝感乡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重走西门桥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朱峰

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!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